老公在外面養小三,三年沒碰我,小三懷孕後他爬上了我的床……

「宋浩明,求求你,這次慈善拍賣會不要帶洛圓圓去好嗎?

我爺爺今天也會去的,請你在爺爺面前給我留點兒面子,要不爺爺問起來我可怎麼交代?」

紀歌拉著要出門的宋浩明,一臉的哀求。

「紀歌,你憑什麼來 求我?以你宋太太的身份?我告訴你,很快你就不是了,一個月之後律師會給你離婚協議的,這次帶你去也就是給你一個面子,你要不想去就隨便。」

宋浩明毫不留情的扯開紀歌的手,一把推開她,紀歌被推倒在地毯上,宋浩明徑直跨過去,「碰」的一聲兒關上了門。 紀歌蜷縮在地毯上,無助的望著天花板,沒有了眼淚也沒有了感覺。

良久,紀歌才抬了抬發麻的腿,站了起來,偌大的別墅卻讓她覺得窒息,晚上的慈善晚會還是要去的,是必須去,今晚要拍賣的一樣東西是她勢在必得。

洗了個澡,簡單的把長發挽在了腦後,在為數不多的禮服里選了一套白色的及膝的禮服,那白色的玫瑰花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,誰也不會想到一個結婚三年的女人,還純潔的像一張白紙,她的丈夫不屑碰她。望著鏡子裡蒼白的面容,紀歌拿出胭脂淡淡的化了一個妝,看著時間差不多了,登上十公分的高跟鞋,開著車準備出發,宋浩明是不會回來接她的,他只屬於那個叫洛圓圓的女人。經過了幾個紅綠燈,紀歌的頭有點兒暈,可能是低血糖犯了,她伸出一隻手在手袋裡摸糖,卻聽到「砰」的一聲兒,紀歌的車和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追尾了,把人家漂亮的車尾撞了好大的一個窩。

「你是怎麼開車的?會不會開車?」前面的車裡下來了一位嫵媚的女人,穿著火紅的禮服,惹的圍觀的人都捨不得離開。

「不好意思,都是我的錯。」見到撞到人家的車了,紀歌也趕快下來跟車主陪不是。

「當然是你的錯了,就你那破車,賣了也陪不了修車費,還穿禮服。」那女人一臉的看不起。

紅色的車裡還坐著一個人,本來是不想參與女人之間的爭執,可當他看到紀歌從車裡出來的時候,眼睛一亮,是她! 紀歌被那女人說的頭都抬不起來,頭也暈的厲害,剛才糖都還沒有拿出來,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以至於糖都還沒來得及吃。

「紫清,算了吧,也沒多嚴重。」忽然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,紀歌才抬起了頭。

太陽的餘暉還沒有完全退下,街道的餘熱還在揮發,可在這個男人出來之後,一切都變的冰冷,讓紀歌心頭一涼。

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,小麥色的皮膚,五官深邃,得體的西服包裹著偉岸的身軀,那氣場就如同一座冰山,讓大家不敢靠近。「思修,你把人家嚇著了,我也就是說她兩句,沒別是意思。」叫紫清的女人看到男子過來立刻說話的聲音就變了,又嗲又甜,和剛才跟紀歌說話的聲音完全不同,還把柔軟的身子湊過去。「老黃,把車開去修,小姐,你的車可能也沒法開了,送修理廠吧。」穆思修看著紀歌,臉上的表情耐人尋味。

紀歌聽到這句話還真是感謝這個冰塊男,看著慈善宴會時間都要到了,卻被這個女人拖在這個地方,心裡真的是很急,吃了一顆糖,無奈的看了看車,車是不能開了,只能打的了。

穿著禮服,登著十公分的高跟鞋,手裡拿著名貴的手包的紀歌,此時站在公路邊上招手打的,一輛輛的計程車不是滿員就是瞥了一眼紀歌就走了。換做誰也會覺得紀歌一定是出來找樂子的。誰會穿成這樣出來打的。

紀歌的手都舉酸了,也沒有一輛計程車停下來,正當紀歌很懊惱的時候,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了紀歌的身旁,車窗搖下露出了穆思修那帥的讓人移不開視線的臉。「這裡不好打車,上車吧,送你。」穆思修簡單的說完,一旁的紫清狠狠的瞪著紀歌,鼻子都氣歪了。

紀歌也顧不得紫清的感受了,她確實很需要有車送一送,她二話不說就拉開了副駕駛的門,上了車。

整個車內的氣氛十分的壓抑,紫清刀子一樣的目光,穆思修冰冷的氣場,紀歌在心裡只盼望著趕快到目的地。

「紀小姐,請問你到哪裡去?」司機師傅很有禮貌的詢問著紀歌。

「去周氏莊園。」紀歌也不客氣,穆思修看了看她的背影,紫清也詫異的看了看紀歌。

一路再也無話,到了周氏莊園,紀歌道了謝就急忙下了車,走的匆忙的她沒有發現穆思修和紫清也都相繼下了車。

周氏莊園是B市最大的幾家莊園之一,周氏是B市的龍頭企業,涉及珠寶,建築,房產,娛樂等很多個領域,在B市打個噴嚏都會抖三抖。

今天周氏莊園召開一年一度的慈善拍賣會,被邀請的人都是非富即貴,一般人是進不去的。

紀歌也是第一次來周氏莊園,不免被周氏莊園的宏偉大氣所嘆息,雖然自己家也算是在B市排的上名的,可是跟周氏一比,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。

當紀歌走進周氏莊園,裡面已經到了很多的人,宋浩明和洛圓圓已經到了,洛圓圓化著精緻的妝容,穿著一件紫色的禮服,把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遮掩的很好,根本就看不出來小三已經懷孕了。

紀歌走進大廳,很多說話的聲音忽然的 停了下來,有那炙熱的眼光追隨著紀歌的腳步。

宋浩明此時也抬起了頭,看到一抹倩影走了過來,長發被她挽在腦後,耳邊隨意的散落了一些碎發讓人看著很是俏皮,臉上淡淡的妝容和平時那大媽的裝束完全就像兩個人,白色的禮服包裹著她姣好的身段,沒想到她看著瘦,該有的地方可一點兒也不遜色。

在洛圓圓異樣的眼神下,紀歌走過去挽住了宋浩明的胳膊,悄悄對洛圓圓說了一句:「借我老公用一下。」微笑著朝著爺爺走去,宋浩明也仍由她挽著,背後她能聽到洛圓圓的牙齒咬碎的聲音。

「爺爺,您來的真早。」紀歌鬆開宋浩明的胳膊,蹲在了爺爺身邊。

紀老太爺都八十多了,身體還算是硬朗,就是腿腳不太好,坐在輪椅上,身後跟著幾個彪形大漢。

紀老太爺慈愛的拍了拍紀歌的手:「歌兒,怎麼和浩明分開到的,那個女人是誰?」

紀歌看了一眼宋浩明,宋浩明雖然臉上也有笑容,卻不達眼底,那眼神里都是對紀歌的厭惡。

「爺爺,我跟閨蜜出去逛街了,順路就過來了,那個女人是浩明的朋友吧。」

「哦,歌兒,不要委屈了自己,如果有人欺負你,回來給爺爺說。」紀老爺子漂了一眼宋浩明,宋浩明的臉上笑容頓時就消失了。

「爺爺,沒有人欺負我,如果真有人欺負我,我第一時間告訴您。」紀歌對著爺爺撒嬌,心裡卻苦的跟黃連一樣。爺爺不是傻子,宋浩明和洛圓圓一起進來,爺爺一定是看到了。

2

慈善拍賣會(二)

慈善酒會剛剛開始沒多久,紀老爺子由於身體不適就早早離開了,紀歌和宋浩明的戲也就演完了。紀歌準備去找點吃的東西,宋浩明也撕下了臉上的偽裝,摟著洛圓圓到一邊關切的詢問著。

結婚後宋浩明很少帶紀歌出門應酬,認識紀歌的人不多,紀歌自己拿了些兒吃食坐到一個沒人的角落靜靜的吃著。「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女人,仗著家裡有點兒錢,無法無天,真是讓人噁心。

」宋浩明那張俊臉又浮現在紀歌的眼前。而這句話就一直縈繞在紀歌的心頭,她也不知道是哪裡得罪過宋浩明,他會如此的看她。

當年結婚的時候確實是宋浩明的家族最困難的時期,不過她也是受害者,被父親逼著從法國回來嫁給宋浩明,父親想吞併宋氏集團,可是由於自己不擅經營,現在是賠了女兒又折兵,不但被宋浩明奪回了宋氏集團,連女兒都不被待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