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嫂將母親和年幼的我趕出家門,母親去世哥哥含怨而死,多年後嫂子卻下跪哭著求我救她……

大王 2017-01-11 檢舉

我,有個大哥。父親死得早,生完我們沒幾年就撒手人寰,貌似他這輩子的任務就死為了留下我們兄弟。

留下一個老母親帶著我們辛苦生活。我印象中的大哥,一輩子都咧著嘴,拿著掃帚捉我回家吃飯。

家裡並不是想像中的窮,父親活著的那些年,私自賺了錢,置辦了很多房子。

一間連著一間,在這個不算很大的城市中心,算是一個小地主。大嫂是個城裡小姐,嫁到我們家以後就掌管著財政大權。

精明能幹的她,算計著每張嘴的開銷。大哥初中畢業就去上班。唯獨我,一個勁的被優秀學校錄取,幾乎沒花什麼錢就上了全國知名的本科。

初中到高中,我用的都是獎學金,當家的嫂子一分錢也不給我。我的生活費是大哥偷偷的省下煙錢給我。每次為了我的生活費,老母親都和嫂子大吵一頓才從房租裡面爭取一點給我。

老母親為了貼補我生活費,和嫂子翻臉,被嫂子趕出家門。一個人住在偏房的一個原來是廚房的小屋子裡,平時也是大哥偷偷的照顧老母親。

畢業以後,我被選去美國進修,回來以後在北京的一個單位上班,收入也相當可觀。

我要把老母親接到北京,可惜老母親已經病入膏肓,我所有的積蓄全部給了母親看病,依舊沒有留住母親。一年後老母親死了。

家裡拆遷了,拆的盆滿缽滿的大嫂,想一個人獨吞家產,大哥為了這個事情打了幾架也沒爭取給我點房產。

大哥說他盡力了。從此大哥一病不起,一年以後大哥死去,他死的時候我相當悲痛。臨死前他對我說,看在他的面子上,能照顧就照顧他留下的那個孩子。

沒幾年我失去了兩個最疼我的親人,我悲痛欲絕。平復了心情以後我繼續在北京工作。

忽然最近,接到大嫂的電話,說來北京找我有事。原來我的侄兒得了白血病。

大嫂花光了錢財也沒治好,需要配型,於是想到了我。看著嫂子如今幾近花白的頭髮,我應該不應該花錢?

我應該不應該去醫院配型?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