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兄弟農耕鬆土竟翻到黃金和棺材 動了孤墳裡的刀家裡卻血流成河

劉小豪 2017-01-11 檢舉

劉劍生和劉劍文兩兄弟,前年的時候去城裡打工,剛到城裡不到一個月,就因為和同事發生衝突,把同事給打成了重傷,哥倆也被判了刑,今年年初的時候才放出來。這哥倆放出來之後,也不想繼續在城裡待著,於是就回到了他們那個村裡,他們所在的,是一個叫索伯勒台的村子。

這裡跟大家說明一下,索伯勒台的台字,是讀三聲,我之前故事裡所說的那個叫額爾霍拉台的村子,台字也是讀三聲。 雖然都不是正音,也不是正式的名字,但是我們當地人都是這麼叫的,我們這邊大部分的村鎮,當地人口中的叫法和地圖上的標注,是不一樣的。

這哥倆回到了索伯勒台,跟著他們的老娘一起種地。這天哥倆開著車去地裡幹活,想把地翻一下,準備開始播種了,在翻地的時候,旋耕機的一個齒輪突然崩碎了。劉劍生氣得不行,畢竟更換一個新的要花錢,而且還耽誤了地裡的活。於是劉劍生開著四輪車去修旋耕機,劉劍文則是留在地裡等大哥回來。

劉劍文的腦子比劉建生活泛一些,他在等大哥的時候就想,好好的旋耕機怎麼就突然崩碎了呢?畢竟旋耕機的鐵傢伙,地裡的土壤再硬,也不可能比鐵還硬啊,而且這邊的地是平原,只有江邊有一些石頭,這耕地裡哪來的石頭。看來肯定是什麼堅硬的東西,就算是石頭,也得撿出來,要不然明年幹活的時候,有可能還會把旋耕機崩壞了。

想到這裡,劉劍文就開始在機器壞的地方附近查找,找了大概半個小時,發現了一塊鐵疙瘩,已經被旋耕機那巨大的力道打的變了形,上面佈滿了鏽,看起來黑不溜秋的,而被旋耕機打掉鏽的地方,發出黃燦燦的光芒。劉劍文趕緊過去把那塊東西撿起來,拿到手裡也是沉甸甸的。不過劉劍文不確定這東西到底是金子還是銅,只能等大哥回來再做打算。

快中午的時候,劉劍生開車回來了,劉劍文便把自己自己發現的那塊東西拿給大哥看。劉劍文和劉劍生哥倆拿著這塊東西去城裡的金店,結果賣了一萬多塊錢,這可把哥倆樂壞了。要不說劉劍文的腦子活泛,在賣掉了那塊金子之後,劉劍文就考慮,索伯勒台這地方沒聽說出過金礦,那地裡怎麼會有金子呢?

想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別人丟到那裡的,另一種就是別人埋在那裡的。如果是埋的,那就不止這一塊。於是劉劍文就帶著大哥一起去地裡刨,播種的時候還特意把發現金塊的那一片地方空出來沒有播種子,功夫不負有心人,這哥倆在那片地方挖了兩米多深,把那一片地方翻了個底朝天,還真有了重大發現。

這哥倆在地裡挖出來一口棺材,不過已經爛的只剩幾塊破木頭了,棺材旁邊還擺著一個已經碎了的罎子,那罎子裡還有幾塊佈滿了鏽跡的金屬。這哥倆把東西拿到城裡,又賣了不少錢,這讓老劉家的生活水平有了極大的改善。

劉劍文和劉劍生也考慮,挖挖土就能賺錢,何必要種地這麼麻煩呢,於是這哥倆就把目標鎖定在了村裡的墳地上。因為他們倆去城裡賣金塊的時候,人家就告訴他們,這東西叫古董,就算不是金子的,哪怕是鐵的,也能賣點錢。而他們倆的這個想法,也得到了他們老娘的贊成,老劉太太過了一輩子苦日子,現在兒子這麼輕鬆就賺了大錢,自己家的生活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村裡人看自己的眼光都跟以前不一樣了,對自己也比以前恭敬多了,這讓老劉太太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老劉太太一輩子住在索伯勒台,對於墳地裡那些無主的墳頭,她是再清楚不過了。畢竟有主的墳,他們也不敢隨便去挖,萬一人家知道了,肯定會來找麻煩,而且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,總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。於是在老劉太太的指點下,劉劍文和劉劍生就把第一個目標選擇在了村西頭的一座孤墳。

這座墳可有年頭了,從老劉太太記事的時候就有,而且村裡人都說不清楚這座墳是誰的,也不知道這座墳是什麼時候壘起來的。而且老劉太太活了快六十歲,從來也沒見過有人來祭拜這座墳,要麼就是外鄉人死在了這裡,要麼就是子孫後代早就去了外地,所以沒有人回來祭拜。這樣的墳挖了也不要緊,也沒人會來找麻煩。而且因為有些年頭了,裡面隨便有點什麼,應該都能賣點錢。

畢竟挖墳掘墓的事情說出去不好聽,所以劉劍文和劉劍生這哥倆也沒敢大白天進去挖,而是等到夜深人靜,才扛著鐵鍬和鎬頭去挖。他倆挖了大半宿,才算把這座墳挖開,不過裡面的東西卻讓他們十分的失望,裡面連棺木都沒有,只有一具屍骨。劉劍文不死心,就把整座墳墓都給挖開了,結果還是有些收穫的,他在屍骨不遠的地方,發現了一把大刀,不過看起來太普通了,好像不太值錢。

劉劍文和劉劍生把那具屍骨埋了回去,就帶著那把刀回了家裡。可是自從他們哥倆把這把刀拿回家之後,劉家的怪事就不斷的發生。劉劍文把刀拿到城裡,結果在古董市場裡找了好幾個人鑒定,都說不是古董,劉劍文只能失望的把刀拿回家。劉劍生想著不能讓刀浪費了,於是就找了塊木頭,用這把大刀做了一個小號的鍘刀,夏天喂鴨子喂鵝的時候鍘草正好可以用。

因為這鍘刀的尺寸比較小,剛好適合老劉太太用,她還一個勁兒誇大兒子聰明,這刀她用著很方便。可是沒用幾天,老劉太太就不小心把三根手指給鍘掉了。兩個兒子帶著她去城裡的醫院,花了不少錢,也沒能接上。劉劍生回到家裡,看那口鍘刀心裡就來氣,於是就狠狠的踹了一腳,他本來想把刀踹倒,可是就在他腳馬上就要挨到鍘刀的時候,那個刀片卻詭異的自己換了一個角度,劉劍生一腳踹到了刀刃上,腳上頓時鮮血直流。

劉劍文把大哥也送到城裡,雖然傷口比較深,不過並沒有傷及筋骨,只需要回家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了。劉劍文回到家裡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那口鍘刀扔掉。他開著車來到村南邊的大坑,把鍘刀扔進了坑裡,然後頭也不回的回了家。可是當劉劍文進院子的時候,發現那口鍘刀端端正正的擺在院子正中央。

劉劍文腦子好使,想法也多,一看見這刀自己回來了,馬上就聯想到自己母親和大哥無故受傷的事情,他立馬就想到這刀有些邪性。他連大門都沒鎖就撒丫子往外跑,他想把這事情告訴大哥,得和大哥商量一下,雖然劉劍文比較聰明,但是家裡的大事小情,還都是劉劍生做主。

劉劍生聽完弟弟的講述,他也知道弟弟不會是胡說八道,而且都這個時候了,弟弟也沒必要那這種事忽悠自己。他便告訴弟弟,去雅爾雅門沁請劉半仙,讓他來給看看,因為他們跟劉半仙是本家親戚。

劉半仙跟著自己這個遠房的侄子一起回了索伯勒台,可是一到劉劍文家,就發現劉家已經血流成河了。老劉太太在院子裡養的二十多隻雞鴨鵝,全都被斬首了,齊刷刷的擺在鍘刀旁邊。在他們進院子的時候,目睹了最後一隻大額被斬首的畫面。

只見那只大鵝自己晃晃悠悠的走到鍘刀底下,然後長長的伸出脖子窩在鍘刀底下。而此時的鍘刀正高高的揚起,在大鵝臥好之後,鍘刀緩慢的自然落下,“喳”的一聲,那只大鵝就身首異處了。這景象看的劉劍文腦門子上的冷汗都淌下來了,劉半仙也因為看的吃驚,揪斷了好幾根鬍子都不知道。

劉半仙給劉劍文家裡檢查了一番,直接就告訴劉劍文,那把刀不是他家的東西。這讓劉劍文十分的佩服,因為劉劍文並沒有提起這刀,只是說家裡發生怪事,母親和大哥都受傷了。沒想到劉半仙一下子就看出了問題所在。劉半仙說這刀應該是殺過人的,把這種東西擺在家裡,一般的人家是壓不住的。古代的將軍戰士敢把刀放在家裡,是因為他們本身就在戰場上殺過人,而且是他們自己的東西,所以能壓得住。還讓劉劍文趕緊把這刀送回原來的地方,劉劍文也聽從了劉半仙的話,把這刀埋回了那座墳裡。

老劉太太出院不久,劉劍文和大哥就帶著母親就投奔了一個外地的親戚,離開了索伯勒台,而他們是否還受到那把刀的困擾,大家也就不得而知了。不過在後來村裡擴大林地範圍的時候,那座墳的位置剛好在範圍內,於是村領導就帶著人把那座墳挖開,遷移到別的地方下葬了,不過在挖掘的過程中,大家並沒有看到那把刀,於是便有人猜測,要麼是劉劍文兄弟倆後來又偷著把刀拿走了,要麼就是那把刀去找他們兄弟倆了。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