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比老公大6歲,心理年齡和生理年齡讓我嘗盡甜酸苦辣

靜待花開 2017-01-11 檢舉

這一年,我35歲,健輝29歲,與健輝結婚近5年,小兒子也近2歲了,但我已覺肌肉鬆弛,臉盤漸顯老相,而健輝,結實帶有光澤的身體,一舉一動仍活力無限,憂慮漸浮我心。

5年前,我任職一家公司人力資源部任主管,在網上的一個同城行業BBS認識了健輝。

此前,一般女人所經歷過的我都經歷過了,比如戀愛、失戀……但唯一沒有經歷過的便是婚姻。

健輝每次發在BBS上的貼子,都帶著一股幽默的氣息,很討我的喜歡,於是,我經常在他的貼子後跟貼,自然而然地也引起了他的注意,一來二去,我們交換了QQ,在QQ上聊天後,又交換了手機號碼。

終於,在三個月後,聊得非常投入的我們決定從網上走到網下。

沒有見光死,仍然是聊得投機,這時,我才知道,他的年齡比我小,但健輝對此表現的很不在乎的樣子,讓我感覺有些輕鬆。

相識、結婚,像所有的情侶,我們一步步地向前走著。

婚後的一年,我重又回到了小女孩似的時光,而健輝的公司也漸漸擴大,而且,在無數個暖洋洋的暗夜裡,我們一次次地相擁纏綿,攜手相度潮起潮落……

許多我們婚姻中在別人的眼裡看似家常瑣事,在我的眼裡卻是重要的,又因為有了健輝的肩膀,它們便顯得溫暖而親切。

因此每一次我與同事、朋友們談起健輝,心裡的歡樂常常是情不自禁地溢出來的,他真的為我擋了不少風遮了好多雨。我們的婚姻被我所有的姐妹們都羡慕不已。

2

但當我們的婚姻之船駛過2年後,我愈發渴望健輝如大哥哥或者父親式的寵愛和包容,又或者成熟與穩重,但健輝仿佛沒有意識到這一點,他照常交友,玩各種各樣的電腦遊戲,上網和網友們聊天,很少為我分擔家務。

健輝把原來跟了他好幾年的男助理剛辭了,另請了一個大學剛畢業名叫青青的年輕女子當秘書和助理。

沒多久,我發現健輝在做那件事情上不再像以前一樣講究情調了,我們一個月中只親熱四五次。

有一天晚上我主動親吻他,他雖然接受了,但我卻感覺到他的心不在焉。事後,我問他怎麼了,是不是哪兒不太舒服?他笑笑說不是,只是白天有些累罷了。

一次,我約了一位女同事去購物,卻沒想在商場遇見健輝和青青。

青青親熱地挽著我的胳膊,健輝也一臉大方的樣子說他們辦事剛好路過,青青說想買些東西,我便陪她上來了。

我是明白健輝的“紳士風度”的,但看著青青年輕美麗的臉龐,再看看健輝,我覺得他們看起來更相配,我的臉上掛起了不自然的笑容。

我想起了本地有句俗話說“女大五,賽老母”,我還大過他一歲,豈不是比老母更老?

我突覺某種危機侵襲而來,開始東思西想。

一天晚上,當他晚歸,我藉故跟他吵了一架。

健輝怒吼:“你真是不可理喻!我為了這個家累得要死要活,回來還沒個安靜?!”

他氣衝衝地到客房去了。

那是他第一次到客房裡睡覺。

第二天早上,梳粧檯上有張A4打印紙,是健輝的筆跡:“這一年我們吵了好幾場架。你是對自己的年齡介意嗎?其實,婚姻中誰的年齡大誰的年齡小有什麼重要呢?最重要是的當初他是怎麼愛上你這個大他5歲的女子,而不像大多數的男人一樣愛一個小他5歲的年輕女子?”

握著那張紙,我愣愣地想:5年前,他愛我什麼呢?5年後,我還有什麼值得他愛呢?嫁給年齡比自己小的丈夫,是不是他的心理年齡比我的生理年齡大,我便沒有了這種種的鬱悶?

3

我和健輝的溝通越來越少。

很快,我又發現,我對生活各種刺激的欲望已漸淡,只想好好地做一個妻子,安穩于現在的生活和工作,而且,隨著我們婚齡的增長,我愈發想要擁有一個在思想上與我同步的真正成熟的丈夫。

而健輝卻總想著嘗試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,仍是喜歡富於刺激的生活。

有一次,我們在爭吵時,健輝仍是據理力爭,我突然悲哀地想,我能等到時間把健輝變成為我想要的男人的那一天嗎?

也許到健輝如我41歲般的這一天,他的思想年齡仍是與我不能同步的。

一想到這些,我便恐慌,我的婚姻之船,還能駛多遠?

我也明白,大妻小夫的婚姻,它的勁敵,不只是容顏的老去,不只是金錢的糾紛,不只是*生活的不和諧,它還有普通婚姻的勁敵:思想的隔膜。

就如我與健輝的婚姻,其實我並不在乎他的生理年齡,我在乎的是,他的心理年齡是否與我的生理年齡同步甚至更大,這樣,才能滿足我需要被人呵護被人寬容的感覺,這就是我在婚姻生活中所需要的東西啊。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