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兒國外工作7年,啞巴父親被保姆送進養老院,房子被保姆霸佔,保姆手中的一份協議更是讓女兒心痛……

大王 2017-01-11 檢舉

隨丈夫在國外工作7年的孟穎,回到家鄉探望84歲的啞巴老父親,敲開門後,發現家裡卻換了主人。打電話問一直照顧父親的保姆,保姆卻在電話說,她的父親精神好得很,正在陽臺上看報紙呢!

女兒非常生氣,說她現在就在父親的家裡,沒有見到父親,問父親究竟在哪裡?保姆這才慌慌張張的說,她的老父親在市一家敬老院。孟穎匆匆趕到敬老院,才發現父親患上了老年癡呆症,連她都不認識了,見到老人的模樣,孟穎淚水洶湧而出……

老人退休前是某單位的公職人員,他和妻子生養了一對兒女,兒女都不錯,兒子讀書更是讀到了博士。只是兒子在讀博期間的一次旅遊途中,不幸出車禍去世了。

兒子去世對老人和老伴的打擊很大,尤其是老伴整日以淚洗面,後因傷心過度一直鬱鬱寡歡,60歲那年因病去世。老伴去世後不久,老人咽喉也出現問題,雖然經過治療,但最後還是失聲成了啞巴。

老人的女兒孟穎讀了研究生之後,分到某大都市工作,對老人非常孝順,曾多次讓老人跟她和丈夫住,但老人在老家住習慣了,不願去打攪她。孟穎就在她工作的城市,給父親買了一套二手房,讓老人離她近一些,老人這才從老家搬了過去。

看老人孤單,孟穎就想給老人找個老伴,但與幾個人見面,老人都不滿意。後來,孟穎就給老人找了一個保姆,負責照顧老人的生活起居。

7年前,孟穎隨丈夫去了國外工作,她本想帶老人一起過去,但老人覺得自己一大把年齡了,在這個都市過得還好,不願意跟女兒到國外去。女兒就把老人交給保姆照顧,這個保姆曾經照顧老人4年多了,做事兒靈活、細心,老人也挺喜歡她,還經常在女兒面前誇她,孟穎就覺得這個保姆可靠。

孟穎在國外一直很忙,不僅要忙自己的工作,還有兒子的學業、工作,期間有幾次她想回家看看父親,但與保姆通話中,保姆一直說老人好得很,讓她放心工作,不用掛念老人,她完全沒有想到保姆竟然騙了她。

孟穎從敬老院的工作人員口中瞭解到,老人在三年前都被送到那裡了,那個時候老人就患有老年癡呆症,老人在敬老院三年,保姆每個星期過來看他一次。不過,這兩個月保姆並沒有到,費用也沒有交。

孟穎找到保姆,從保姆的敘述中,她獲悉她離開的這七年中,老父親的一些情況。

老人在女兒離開後,特別孤單,就認了保姆為乾女兒,還起草了一個協議,在那份協議上,孟穎看到上面寫有“……認保姆俞XX為乾女兒,自願將退休金交交予她支付……,以後由乾女兒俞XX為我養老送終……”的字樣,協議書上有老人的簽字及手印,落款的日期是老人患老年癡呆症的前一段時間,但筆記不是老人的,而是保姆請人寫的,最後由老人簽字並按了手印。

保姆說,她根據此協議,拿到老人領取退休金的銀行卡,負責老人日常生活開支,老人被送到敬老院之後,銀行卡主要用於交敬老院的照管費。對於為何要將老人送敬老院,並私下把房子出租的事兒,保姆說她丈夫得了白血病,急需要錢,她就私下做主,把老人送到敬老院,把房子給租了出去。

對於這樣的說辭,孟穎早就氣得不行,要不是丈夫拉著她,她早就上前狠狠的扇保姆幾巴掌。先不說協議的真假,認乾女兒的事兒,保姆從沒有和自己提及。而且她每個月支付給保姆的價錢比一般家政保姆的費用要高。為了讓保姆能夠盡心盡力老人,她每半年還多給保姆一千塊錢。將心比心,孟穎覺得自己對保姆已經夠仁至義盡了。

孟穎找保姆要回了父親的銀行卡,並讓保姆退還三年來她支付她的工資、房租以及挪用父親退休金等費用。

保姆說她現在沒有錢,為丈夫治病,欠了很多債,而且這三年她也是盡心盡力的照顧老人,還是老人的乾女兒……,扯了一大通話,反正就一個兩個字,沒錢。

無奈之下,孟穎只好將保姆告上了法庭,雖然官司打贏了,但是想拿回保姆非法獲取的不法利益卻很難。另外房屋租賃出去,租房的人也認為房子不是從孟穎手中租的,以租期沒到而不肯搬離。

孟穎本身隨丈夫到國外的定居,能找到合適的工作也不容易,但為了父親,她毅然辭去了工作,留在國內照顧父親。

孟穎如今每天都與自己委託的律師聯繫,希望儘快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。因為租他家房子的人不肯搬離,她現在還得自己租房子住,她希望年前能把房子給要回來,和父親搬進家中……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