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蘭懷了洋人孩子,三月後發現胎兒有問題,她決定生下來還賭債

靜待花開 2017-01-10 檢舉

小蘭是我大學最好的閨蜜。大學畢業後,她去了南方城市,我則回了老家,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。由於都忙於生活和工作,我和小蘭聯繫較少,後來直接斷了聯繫。五年內都沒有她的消息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,是小蘭打來的。我大吃一驚,她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,她在電話中對我說,她過幾天要回老家,有要事跟我商量。她會有什麼要事?女人無非就是結婚、工作、生孩子,或者相夫教子,難道她在外面漂泊累了,想回老家找工作?

三天后,我到機場把小蘭接回我父母的家。她看了一眼我居住的環境,她問我說:“花玉,這幾年你還跟父母住,難道你還沒耍男朋友,沒搬出去住嗎?”我說是呀。她說你眼光太高了,一定是把帥哥們嚇跑了。我說才不是哩,反正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,所以拖了些時間。我問她,你現在過得咋樣?

她坐在我家較寬的陽臺上,看了一眼西下的夕陽,歎了一聲說:“沒你過得好。我在外漂泊這些年,一直把外面想得太美好,到頭來發現只是一場夢。我感覺心好累,好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。”我說既然外面不如意,就回來吧。

她看了我一眼說:“不,我現在過得很好。花玉,我回來想跟你商量的是,我懷孕了,我到底能不能要這個孩子。”

我大吃一驚,問她什麼時候結的婚,都不告訴我一聲,實在不夠姐妹情誼。她淒然一笑說:“現在是腦袋昏。我懷的野種,一個外國人的,亨利在國外有家室,我不過是一個小三。”

亨利是他男朋友名字。

原來,這些年,小蘭在南方城市生活得並不順心,她幹過文員、保險員、售樓小姐、前臺經理、夜總會經理,後來認識一個從美國來的生意人,名叫亨利。在夜總會,亨利有一次邀請她跳舞,喝了不少酒,半醉半醒中,在亨利邀請下,小蘭頭腦發燒,跟亨利去賓館開了房間,和亨利做了風流事。後來,兩人形影不離,小蘭便有了孩子。

我愈發吃驚,我這才發現小蘭的肚子有些微微突起,開始沒注意,以為她長胖了。小蘭又說,孩子有三個多月了,現在還不明顯,再過一個月,就會大肚子。

我問她,你想怎麼辦?

她說,她想留下這孩子,人們都說混血兒最漂亮,她想留下這個洋人的種。

我說:“可是,亨利怎麼看,他同意嗎?他是有家室的人,他同意你去美國嗎?你以後帶著孩子怎麼生活?”

小蘭說:“跟他商量過,亨利同意我把孩子生下來,雖然不能跟他到美國,他答應給我200萬美元,讓我安心把孩子帶大。”

我終於明白了小蘭的想法,她是執意要生下這個孩子。可是她一輩子的幸福呢?難道她沒有成家的想法,一個人帶著孩子孤獨地成長?

她說命該如此,只有這麼辦了,不過……她說到不過,我心有些懸了起來。她說,她最近去醫院孕檢,做了唐氏篩查和羊水穿刺,發現胎兒染色體異常,出現21-三體綜合症,醫生確診胎兒為唐氏綜合症,這孩子根本不能要,醫生建議她把胎兒打掉。

小蘭好不容易懷了混血兒,再加上亨利答應給她200萬美元,她根本不想打掉孩子。她除了不想打掉孩子,還想在家鄉的醫院生下孩子,她回來的最終目的,原來是叫我幫她聯繫一下家鄉的醫院,方便她即將到來的生產。

我聽了大驚,羊水穿刺的準確率在99%。孩子即使能活下來,長大了也是癡呆兒,嚴重的智力低下,生活不能自理,並攜帶多種併發症,終生無法治癒,會給家庭和個人帶來無盡災難和沉重的經濟負擔。

我雖然沒學過醫,但我母親是醫院的,我知道這種病的嚴重後果。我勸她把孩子打掉,絕對不能把孩子生下來,既害了孩子,也害了自己。

她呵呵笑了幾聲說:“我知道後果,但我願意。不是有亨利的200萬美元嗎,能供這孩子一輩子。”

我還是不同意,也不願意給她聯繫醫院,我更不想作她的幫兇。除非她人流這個孩子,我才會找母親幫她聯繫一家城裡最好的醫院。

小蘭見我不願意幫忙,很落寞地一個人走了。看著她淒涼的背影,我有些於心不忍,但一想到孩子的結局,我還是堅持了我的原則。

後來,小蘭離開家鄉,再沒有她的消息。

半年後,我的另外一個同學從深圳回來,告訴了我小蘭的近況。她說小蘭回到南方後,執意要生下孩子,快臨產時卻遇上難產,嬰兒在肚子裡就沒了胎心,最後剖腹產出一個死胎。小蘭好不絕望。

我拍拍胸口,長長舒了一口氣。我對同學說:“這是最好的結局,小蘭總算解脫了。”

同學問我:“花玉,你知道小蘭為啥要生下這個孩子嗎?”

我說:“小蘭不是想要一個混血兒嗎?”

同學搖搖頭說:“才不是。她是為了得到亨利的200萬美元,才想生下孩子。”

我說這個我知道。

同學又說:“她在外面欠了很多賭債,她需要亨利200萬美元還債。”

我“啊”了一聲,再也說不出話了。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