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山中養鴨15年,兒女開豪車來看望,卻次次被他拒之門外

劉小豪 2017-01-09 檢舉

15年前,老人獨自來到這小山村,在山腳下租了一塊地養起了鴨子,從剛開始的幾十隻,到現在的幾十萬隻,伴隨著他走過了十五個年頭。

15年前的小破茅草屋變成了現在的鋼結構養殖廠房,以前打井抽水,挖的一片小水塘,現在也變成了田字格的鴨泳區,廠裡的工人幾十號,他也做起了名符其實的養殖廠老闆。

一天上午,一輛黑色的四個圈從遠處飛馳而來,停在了他廠區的大門外,他跑過去把大門小門關起來一反鎖,扭頭就走。

“阿強......。”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,讓他停住了腳步,這兩個字他熟悉,那是他的小名,可是那個聲音他更熟悉,那是跟他生活了五十多年的聲音,雖然相隔十幾年,但是他還是一下子就聽出來了,那是老伴的聲音。

他慢慢的回過身來,一個老婦雙手緊緊的抓著大門欄杆,眼睛定定的看著她,但是臉上早就掛滿了淚水,在老婦的身後站著兩個中年男女,那是他們的一對兒女。

他似乎不相信自已眼睛,因為在他的意識裡,老伴應該早就不在人世了,可是現在卻生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,他的眼睛變的有些模糊了。

他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,但是他還是走到老伴面前,緊緊的握住了老伴的雙手,他感覺有太多的話想一口氣說出來,可是卻死活張不開自已的嘴,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,十五年前的情景在他的腦海裡浮現了起來。

當年,他是曾是縣城裡小有名氣的人物,靠著白手起家,把糧油店經營的有聲有色的,可是從99年開始,他的生意日漸衰落,到2000年年中的時候,他的店裡幾乎每月都在虧錢了。

可是,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兒子卻跟他鬧起了分家,兒子一鬧女兒也不示弱,瓜分家產的大戰天天在這個家裡上演。老伴天天哭著跟他嘮叨,說他掙的這些錢早晚都是兒女的,既然他們現在要分,那就分了算了,沒必要因為這些把個家搞成這樣。

其實,老伴說的他未嘗不清楚呢?只是心裡生氣,為什麼自已的子女那麼不理解他呢?自家的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,還要鬧著分家?他更生氣的是,自已竟然養了一對這麼不孝順的兒女,什麼忙都幫不上還要落井下石。

他心裡帶著怨氣,把所有的家產一分為二,分給了這對兒女。而他一氣之下離家出走,來到了這小山溝,一躲就是十五年。

其實,他每天都在想著家,想著自已的老伴,想著自已的兒女,可是他心裡就是過不了那道坎,以至於最近這四五年,兒子和女兒每次來找他,都被他無情的拒之門外。

他鬆開老伴的手,把門打開,把老伴扶進了門,拉著老伴在自已的廠裡轉了好大一氣,也許他是想告訴他老伴,現在的他跟當年沒什麼差別,他什麼都沒變,唯一變了的一點就是這十幾年沒在家裡陪著她吧。

人到老年,那種思親之情跟年輕的時候是不一樣的,他老伴的眼淚從見到他那一刻就沒有停過,這些淚水裡有太多的喜悅,也有太多的離別之苦,有抱怨也更有希望。

十五年的離別,有太多的話要說,他不會去打斷老伴,因為他從離開家的那一刻就後悔了,他欠了老伴十五年,他靜靜的聽著,他想聽老伴對他的各種抱怨,也許這樣他們的心裡都會暫時好受一些吧。

原來,當年他因為生意越來越差,把自已精神搞的很差,有時候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,老伴和孩子們看在眼裡疼在心上。可是,難就難在他的經營思路太老套,而且接受不了別人的建議,他的思維是有買有賣就是生意,只要咱的東西好,又不坑人,生意肯定錯不了。

為此,兒子跟他也探討過幾次,兒子是學經營管理畢業的,他的想法是應該順應潮流,把固定模式的買賣轉變成以服務為主的進攻式銷售,但是他根本理解不了,他總是認為東西好就不怕沒主道。

兒子看到沒辦法轉變他的思維,又不想他因為生意把自已折磨壞了,這才跟媽媽和妹妹商量,上演了一出分家大戰。兒子原本的想法是,通過分家把生意接手過來,然後進行轉型,待轉型完畢,再把生意交還爸爸手裡。

可是,最讓人出乎意料的是,他不但把生意給了兒子,而且是把所有的家產一分為三,全給分了。而更讓人意外的是,分完家的第二天,他就不知去向了。

一家人找他都找瘋了,案也報了,尋人啟事也發了,可就是沒他的消息,他老伴和孩子們都以為他肯定不在人世了。誰能知道,他離開了家、離開省,離開了自已認為的傷心地,跑到了人家別人的地盤上養起了鴨子呢?

可是,日子怎麼也得過,兩個孩子把他那快倒閉的店經營成了縣裡最大的一家批發商行,店還是原來的店,名號還是原來的名號,營業執照還是他的名字,只是他自已缺席了15年。

直到5年前,兒子從一則報道上看到了他,才確定他還活在人世,剛開始沒敢告訴媽媽,只是跟妹妹商量要先去把爸爸接回來,給媽媽一個驚喜。

可是,這倆孩子來一趟被拒一次,來一次被擋一次,最後沒了辦法,這才跟媽媽說了實話,帶著媽媽趕了過來。

他【啪☆啪】的抽了自已兩個嘴巴,他氣自已,因為自已的自以為事,跟最親的人斷了15年的聯繫,人這一輩子有幾個15年呢?他看著老伴,看著兩個孩子,他真希望此刻地面上出現個大洞,好讓他鑽進去,或許為此他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已吧。

兩個孩子看著淚流滿面的他,雙雙跪在地上,哭著說希望讓他原諒他們當年做的事,說希望他能跟媽媽相認也能跟他們相認,其實,他心裡早就把老伴和孩子們都認下了。或者更應該說,他真的很感謝,老伴和孩子們能原諒他這15年,而且還願意再把他認回家。

一家四口,抱在一起,哭了很久很久......。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