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農村消失的年味兒,第4種已經絕跡了!

劉小豪 2017-01-09 檢舉

一、寫春聯

過年了,火紅的春聯貼在門上、樹上、水井上、糧食囤上、車子上,整個村子的年味兒頓時就燃燒起來了。

小時候,村裡會寫春聯的不多,準確的說寫得漂亮的不多,每到臨近春節,左鄰右舍都端著墨水,拿著紅紙就上門求字了。

有時候能寫上半個村子的,白天黑夜的也得寫上好幾天,農村人相互幫忙並不需要報酬,不過能為鄉親們服務,心裡樂呵著呢。

看看現在吧,農村人誰還請人寫字兒呀,到集上買一套現成的,雖說是機器印刷的,便宜,貼出來還不是一樣嗎!

可是,能一樣嗎,機印的和手寫的怎麼看怎麼少了一些氣氛。

按現在農村人的說法,不就過個年嘛,講究那麼多幹嘛,差不多就行了。

二、拜年

農村人的禮節還是比較重的,大年初一早早地起床,一般四五點鐘就起床了,吃幾口饅頭,代表新的一年裡都有勁兒,在吃些餃子,這是規矩。

然後穿上新衣,帶上笑容,先去給父母長輩拜年。

之後,再去給左鄰右舍的長輩拜年,天剛濛濛亮,村裡的大人孩子成群成群的亂碰頭,過年了,大家打個招呼,互道新年好,再聊聊過去未來,笑聲點亮了睡眼惺忪的太陽。

去鄰居家拜年,特別是家中有遺像的,那是要真跪下磕頭的,健在的人,也就是說些祝福的話,互致問候而已。

這種可以熱鬧整個早晨的場景是越來越少見了,就是有,也只是一些上了歲數的中老年人,還堅守著過往的禮節。

年輕人是不買帳了,他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過年方式,三十晚上不是打了一宿的牌,就是看了大半宿的電視,一覺睡到大天光,又找人聚會打牌娛樂去了。

三、走親戚

走親戚是過完年必不可少的程序,我們這裡的規矩是,初二去舅家拜年;初三去岳父家;初四、初五去姑媽或姨媽家;初六去一些遠親家。

鄉村的道路上,每天走親戚的人川流不息,每天也能看到喝醉了的人,東倒西歪的樣子滑稽極了,有些乾脆倒在了路邊,引起一群看熱鬧的孩子。

當然,每個地方的風俗不一樣,走親戚的順序也是不同的。

親戚多的,可以走到年初十這才算完,小時候農村還不富裕,孩子們走親戚出門之前,父母都千叮嚀萬囑咐,到親戚家千萬別吃紅燒肉(飯桌上的一道主菜)。

不是說紅燒肉不好吃,也不是不能吃,而是那個時候不富裕,農村人普遍買的肉不多,做一兩碗肉能從頭到尾招待客人,到最後依然是原封不動,貌似這已形成了潛規則。

現在是大不同了,農村人飯桌上的雞魚肉蛋豐富起來了,人們反而不想吃了,都開始吃素、吃新鮮。

如今走親戚再也不用拎著麻竹籃子,下面放些白麵饅頭,上面放幾包果子以及麻花,再蓋一條大毛巾的樣子了,這樣已經落伍了。

鄉間小賣部現成的酸奶、牛奶、複合奶,餅乾、瓜子、火腿腸,想買哪一種就買哪一種,開著車,不到初四,親戚就走完了。

有時候一天能走好幾家,東西一扔就走了,飯也不吃,這個春節,也算是草草的過完了。

四、拾炮

我不知道全國的小夥伴們可幹過這事兒,但在我們當地,這是兒時一道不可磨滅的記憶。

小時候,年三十晚上不像現在有電視看,吃完飯,小朋友就早早地睡了,淩晨時分吧,都主動從被窩裡爬起來了。

穿上新衣,屁顛屁顛就跑出去了,此時新年的鞭炮聲劈裡啪啦的開始響起來了。

這時候跑出去可不是給別人拜年,而是去拾炮,小夥伴們像不約而同似的,紛紛走出家門,成群結伴,豎起耳朵聽哪家開始放鞭炮了,像風一般的奔跑過去。

等鞭炮響完,小夥伴們一擁而上,用手電筒找地上啞火的鞭炮。

每個村裡都有幾戶有錢的人家,過年買的都是大盤的鞭炮,小朋友們早就打聽清楚了,早早的就守在他們家的門前,一直等到主人在夜空裡扯開鞭炮,點燃炮撚為止。
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